联系我们
电话:16600250618
助理微信:13212130812
邮箱:375079300@qq.com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长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层
走私犯罪辩护网:

www.zousibianhu.com


经济犯罪辩护网:

www.jjfzbianhu.com


职务犯罪辩护网:

www.zwfzbianhu.com


刑事犯罪辩护网:

www.bianhu999.com

经济犯罪辩护网_合同诈骗案件,被发回重审

时间:2019-06-17 10:41 作者:admin 点击:

经济犯罪辩护网_合同诈骗案件,被发回重审
 
(主办律师:马兵律师
联系方式:16600250618 
主任点评:
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被告人张某某可能面临的刑事处罚为三到十年有期徒刑。
本案中张某某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刑罚。
本案取得的重大胜利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为当事人去掉了一起犯罪事实,最终仅以一起犯罪事实认定其构成合同诈骗罪;
二是为当事人争取到了一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程序合法、适用法律适当的公平、公正的审判,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案情简介
被告人张某某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6年5月27日被逮捕。2016年X月X日,天津市某区人民检察院以津X检刑诉公诉2016[XXX]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向天津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7年1月18日,天津市某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张某某不服,提出上诉。上诉期间,二审法院以发现张某某新事实为由,发回重审。2017年5月,发回重审一审检察院出具变更起诉书,以一罪名两事实起诉至发回重审一审法院。
承办过程
被告人张某某对一审判决不满,经他人介绍,要求家属聘请马兵律师作为二审辩护人。
马兵律师接受委托后,通过会见被告人、阅卷并向检法机关了解情况,在明确了张某某发现新事实的情况下,为防止二审法院快速判决导致新事实形成漏罪,致使被告人被数罪并罚,其向二审法院提交法律意见,建议二审法院发回重审,二审法院接受律师意见,将该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发回一审法院重审后,田苗苗主任继续代理该案,通过会见当事人、阅新卷并向检法机关了解情况后,认为新事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能构成犯罪,仅属于经济纠纷范畴。
遂马兵律师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就案件事实、证据采信以及量刑方面,发表了充分的辩护意见。发回重审一审法院最终采纳了辩护人“新事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观点。张某某及其家属对辩护人的工作非常认可。
承办结果:
2017年12月14日,发回重审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张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对于新事实部分,一审法院不予认定。)
附辩护意见书(节录)
一、本案中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张某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合同诈骗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本罪中行为人主观上须是以非法占有的直接故意,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客观上实施了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最终骗取被害人的钱财,同时侵犯了市场正常的管理经营秩序。
但结合本案,本案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主观具有非法占有的直接故意,也没有伪造某公司签订《建筑施工承包协议》的欺骗手段,骗取被害人保证金的行为。具体论述如下:
本案客观事实部分:
(一)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张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的直接故意
1、李某某作为工程的中标单位的负责人,在第一次找到张某某的时候就已经向其出示了中标手续,《委托书》,发包单位出具的《进场通知书》等材料,张某某完全有理由相信李某某是具有该工程的施工承包资质的。
根据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在2014年10月x日的供述:“2013年3、4月份,李某某通过‘老五’找到我,说拿到了某小区的建筑工程,并给我看了中标通知书、公证书、进场通知书、部分图纸、委托书。他想利用我们甲公司的资质把该工程再分包出去,给我提管理费”。
也就是说,李某某在中标之后拿着包括《进场通知书》在内的相关材料找到张某某,想通过其公司能够找到施工公司,再将工程再分包出去。且不论当时,李某某是否一并将伪造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向张某某出示,仅就发包方出具的《进场通知书》,张某某就有理由相信该项目已经签署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其公司可以与张某某合作进行接下来的分包工作。理由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
按常理来讲,李某某代表的乙集团在中标后,须在30天之内与发包单位丙公司签订书面的《施工合同》。之后双方再根据合同上的开工时间确定进场时间,由发包方向承包方出具《进场通知书》。总之,在收到《进场通知书》之前,一般均会存在《施工合同》,否则无法确认进场时间。
而本案张某某作为善意第三人,并不了解建筑工程的具体状况。张某某在看到《进场通知书》后,是有理由相信该工程在前期就存在《施工合同》,继而认可该项目具有继续签订委托并进行分包的条件,甲公司可以从中赚取管理费用。这也从侧面论证,张某某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本案有证据证明张某某也是受到了李某某的欺骗,被其利用;张某某自身没有非法占有的直接故意。
根据《中标通知书》可知,乙公司是在2月4日中标。而李某某是在项目中标之后,带着手续找到的张某某。手续材料就包括甲公司的《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书》(证据卷三p142)其中写明:“李某某作为公司的代表人负责某小区的现场施工事宜”,该《委托书》并盖有乙公司的公司章和公司经理本人的法人印章,授权日期为2013年2月4日中标当天。但是依据证人乙公司员工赵某在2015年11月26日的证言:“这份授权肯定不是我们乙集团提供,我们只是授予了李某某洽谈合同的权利。我公司根本没有圈定过施工合同,也就不可能授权李某某负责现场的施工了,所以该合同肯定不是真实的。”
所以,上述证据也证实了李某某带着伪造的《授权委托书》、《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等手续,取得张某某的信任之后,利用其公司的资质找寻有能力的施工方,最后骗取保证金。而张某某仅仅是李某某骗取保证金的工具,其本身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3、张某某所属的甲公司之所以会在分包合同上盖章的目的,也是为了赚取管理费,而不具有其他非法占有的目的。
本案中,李某某之所以找到张某某目的在于想借用张某某公司的资质,利用张某某的人脉找寻有施工实力的分包方。也就是说,张某某属于“中介”地位,由其牵头介绍双方认识,并签订分包施工协议,进而从中赚取管理费。张某某及其甲公司既不是工程的总承包方,也不是真正施工的分包方,为保障自己可以顺利拿到管理费,不能因此推论张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4、张某某和李某某之间也具有委托协议,其公司甲公司在收到王某提交的保证金后不久,就全部转入李某某指定的账户,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收益;这也表明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仅仅是具有正常赚取管理费的目的。
根据李某某在2016年12月16日的供述:“张某某和我之间应该是有签订的授权协议的,只不过现在找不到了”。可知,张某某基于相信李某某为总承包公司的代理人,和其本人签订过《授权协议》目的在于方便为工程找寻有施工实力的分包方。
另外,根据银行流水可知:
(1)张某某通过张某的账户于2013年5月6日汇入李某某会计账户95万元;
(2)张某某于2013年5月8日通过甲公司的账户汇入李某某指定的4公司项目部汇款30万元;
通过李某某的多次供述可知,张某某曾汇项目部汇款50万。
由此可知,张某某收到保证金之后全部转入了李某某的指定账户,这也直接证实了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没有非法获利,仅仅是想要正常赚取相关的管理费。
5、张某某在了解到项目的真实情况后,虽然没有从中获得利益,可仍积极对被害人退还保证金,也进一步的说明张某某自身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辩护人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得知,其本人在了解到工程的真实情况及被害人张某的催告后,已经将其全部保证金归还,且保留有相关的还款记录证明该事实。这也进一步的说明了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主观上不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
(二)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张某某伪造《建筑工程施工合同》,骗取保证金。
1、本案同案犯李某某的多份供述存在多处重大矛盾,其指控张某某伪造《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不符合常理,对其供述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不足以采信。
(1)李某某在笔录里所说乙公司在中标之后与法宝公司签订了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是由丙公司签字盖章之后,由李某某等人来到乙公司法务部门审核后盖章并生效的。而这与在案其他证人的证言均不相符;而乙公司方面也出具《证明》(证据卷三p4)也证明公司从未与该工程的发包方签订过《建设工程施工协议书》。
(2)李某某供述表明:“我跟乙公司签署合同之后我打牌张某某的办公室,看到他有一份该有乙公司公章的某工程的施工合同,我当时问了我才把乙公司公章盖来,你怎么会有盖好公章的合同。当是张某某说跟你没有关系,你就别管了,我说出了事跟我没关系。”
该指控为张某某伪造乙集团的公司印章,从而利用假合同骗取保证金。按其供述所说,其刚从乙公司签好真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张某某又如何知晓内容,并伪造印章进而制作假合同呢?这显然不符合常理,不能采信。
综上,李某某指控张某某伪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并且指控本身就存有多处严重矛盾,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采信
2、伪造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上李某某本人还在合同书上亲笔签字,而甲公司的印章有明显的的后加盖的痕迹,不能因此推论张某某参与伪造制作合同。
查阅卷宗中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据卷二p57)可知,李某某在最后的承包方委托代理人处签名,这也进一步说明了李某某是主动参与、制定了该份《建筑工程施工合同》。
另外,此份合同在抬头承包人部分仅有“乙公司”全称,并没有写明“甲公司”的全称,而仅只是在后方加盖了公司印章,这明显存有后期加盖公章的可能性,从根本上不能排除是李某某擅自利用自己和张某某的合作关系加盖公司印章的可能性,也就不能因此推论张某某参与伪造制作该份合同。
3、在签订、履行分包合同的过程中,均是李某某手持伪造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
据被害人王某在2015年7月6日的陈述:“我与张某某签订合同的一周之后到达某地,认识李某某。当时李某某给我看了他代表乙公司和丙公司发包方签订的大合同,他说以后这个工程就找他”。
所以,本案被害人王某是在李某某手中看到的伪造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进而产生信任,交付后续的保证金。
综上所述,本案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实施捏造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二、张某某的行为虽违反了《合同法》、《建筑法》相关的禁止性条款,但仍属于民事纠纷。
根据《合同法》272条、《建筑法》第29条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也就说,工程施工的的总施工方是可以在针对部分工程进行分包的,但是必须经过项目建设单位的同意,否则会造成分包合同无效。
(一)张某某以上属于民事合同违约方,应当承担的责任属于民事违约赔偿责任。
根据之前的论述可知,张某某是受到李某某的蒙骗,认为乙公司就是工程的总承包单位,李某某是乙公司的代理人;张某某为赚取管理费,与代理人李某某建立合作关系,寻找分包方,签订分包合同,从而赚取管理费。张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没有故意实施欺诈行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本案中,张某某的分包承揽工程的责任在于没有得到项目发包方丙公司的同意就签订了分包协议;从而造成该份协议在民事上属于无效合同,张某某应当承担相关的违约责任。
(二)张某某并没有推卸民事违约责任,且有能力承担民事违约责任
张某某在了解到工程的真实情况后,主动积极退还被害人部分保证金,弥补损失;剩余保证金也承诺会定期归还,并没有推卸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
另一方面,张某某有多家公司在正常运营,还拥有多笔民事债权,完全有能力承担相关的民事违约责任。
法条链接: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被告人张某某可能面临的刑事处罚为三到十年有期徒刑。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1996.12.16 法发〔1996〕32号)二、根据《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和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利用经济合同诈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诈骗罪。利用经济合同进行诈骗的,诈骗数额应当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 数额认定,合同标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 行为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认定其行为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经济合同进行诈骗:(一)明知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或者有效的担保,采取下列欺骗手段与他人签订合同,骗取财物数额较大并造成较大损失的:1.虚构主体;2.冒用他人名义;3.使用伪造、变造或者无效的单据、介绍信、印章或者其他证明文件的;4.隐瞒真相,使用明知不能兑现的票据或者其他结算凭证作为合同履行担保的;5.隐瞒真相,使用明知不符合担保条件的抵押物、债权文书等作为合同履行担保的;6.使用其他欺骗手段使对方交付款、物的。(二)合同签订后携带对方当事人交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定金、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逃跑的;(三)挥霍对方当事人交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定金、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致使上述款物无法返还的;(四)使用对方当事人交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定金、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上述款物无法 返还的;(五)隐匿合同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定金、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拒不返还的;(六)合同签订后,以支付部分货款,开始履行合同为诱饵,骗取全部货物后,在合同规定的期限内或者双方另行约定的付款期限内,无正当理由拒不支付其余货款的。
3、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三)关于金融诈骗罪:
1.金融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
金融诈骗犯罪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犯罪。在司法实践中,认定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应当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而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根据司法实践,对于行为人通过诈骗的方法非法获取资金,造成数额较大资金不能归还,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1)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
(2)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
(3)肆意挥霍骗取资金的;
(4)使用骗取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
(5)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的;
(6)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以逃避返还资金的;
(7)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返还的行为。但是,在处理具体案件的时候,对于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能单纯以财产不能归还就按金融诈骗罪处罚。